冬至漫谈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168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童年的不幸经历,曾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一片暗影,潜意识里就是:冬天,意味着寒冷。如今几十年过去了,期间亦有过大难未死的经历,于是对于冬天又有了些不同的感受。

按节气划分的四季,“立冬”时候便进入了冬天。可是在我们的家乡,在我们的校园,立冬过后却经常有阳光普照的清爽日子。即使是大雪覆盖的夜晚,也难掩秋的痕迹,挂雪的梧桐在月光下静立,更何况之前那小雪的点缀呢!总之,立冬后的这段“冬天”,常常立不住,显得名不符实。

而今降临的“冬至”,则应另当别论,因为冬天真的至了,表现为天气越来越寒——先是小寒,然后大寒。冬至后民间有“数九”的习俗,即: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……极言其冷。旧社会,无地或少地的的打工者就经常在地主家“猫冬”,有言曰:“三九四九,棒打不走。”

然而严寒是短暂的,四九过后便是:五九六九,沿河看柳;七九河开;八九雁来;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。七九后准备农事,打工的机会开始增多,于是就有言:“七九六十三,穷人把脸翻。”

另外,一个自古未变的自然现象是:冬至开始,白昼便一天天加长,据说每天可增加90秒,即1.5分。这对于那些珍惜阳光而不甘心冬眠的生命来说,真是一个特大的福音。

我当年有一个疑惑:白昼的加长,说明阳光照射的时间增多,地球理应逐渐变暖才对,怎么会越来越寒呢?一位做地理老师的老友给我普及了下列知识:过了冬至,虽然昼渐长,夜渐短,但是短期内仍然是昼短夜长,地面白天吸收的热量仍无法弥补夜晚散失的热量,所以大地还得继续寒冷一个阶段,直到 “立春”时节。

见我仍然疑惑,老友又耐心地打了个比方。

假如在旧社会,我给你干活,吃你的饭但交钱,近来一直入不敷出。冬至这天你小子最抠:给的最少,是0分;我交饭钱最多,达15分。但此后你良心发现,答应我工钱开始逐天增加1.5分,饭钱减少1.5分。即:第二天我收入1.5分,支出13.5分;第三天我收入3分,支出12分;第四天我收入4.5分,支出10.5分……但尽管如此,我还是每天亏空:第二天亏空12分,第三天亏空9分,第四天亏空6分……假如冬至那天我身上还有积蓄1元钱,则第二天只剩0.88元,第三天只剩0.79元,第四天只剩0.73元……想想,能不心寒乎?此时的心境与冬至过后的天气类似。

然而,多少、长短、冷热,都是相对的,且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。日积月累到一定程度,则物极必反,比如大寒之后便是“立春”了,开始进入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。

忽然想起电视剧《渴望》中有一首插曲,插曲中有一句歌词:希望还在,明天会好,历尽悲欢也别说经过了。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心灵也会有寒冷甚至冰冻的时候,然而对于满怀热情的人,前程值得期待:冬至来了,立春还会远吗?

当然了,如今新社会,有哲人说过,即使在最寒冷的时节,只要心中有暖,便是生命的春天。

上一篇: 廿九年前 下一篇: 回首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