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“二百五”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77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 

当昵称为“老大”的QQ农场级别跳转至250,我的内心立刻“咯噔”一下,眼前忽然闪现出一个汉语词:二百五!

有关这“二百五”的来历众说纷纭,其中最为流行的是下列一个历史故事。

战国时期,苏秦在齐国被害,齐王很恼怒,决心为苏秦报仇。然而苦于没有线索,捉拿不到凶手。于是,他心生一计,命人将苏秦的头颅割下,悬挂于城门之上。旁边贴一告示。告示的大致内容是:苏秦内奸也,杀死他是为民除害之义举,是义士,可得黄金千两,请来领赏。此后陆续有四人前来,坚称是自己杀了苏秦。齐王说:这可不许冒充啊!四人都咬定说是自己干的。齐王说:“好吧,黄金一共一千两,你们四人分,应各得多少?”四人齐声回答:“一人二百五。”齐王拍案大怒道:“来人,把这四个‘二百五’推出去斩了!”

以上关于“二百五”的来历,只属民间口头传说,真正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并不悠久。较早出现“二百五”一词的,是在清代吴趼人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》第八十三回的一段话中:“原来他是一个江南不第秀才,捐了个二百五的同知,在外面瞎混。”

查《现代汉语词典》中的得知:这“二百五”的称谓主要是用来讥讽人的,讥讽那些傻里傻气且做事莽撞的人……

无论如何,这“二百五”自古至今绝对是一个贬义词。

看到我的QQ农场升至250级时,我似乎感到自己与“二百五”颇有了些瓜葛。

我有四个QQ农场,其中有两个——“凌波仙子”“夜色阑珊”是妻子在兴办农场的热潮中因忙碌而委托我暂时管理的。后来妻子没了兴致,声称放弃,于是这两个QQ农场就过继给我了。起初,我对继子的经营也不甚热心,主要把它们当作小号,伺候我两个嫡亲的大号——“也爱江山”和“老大”。后来,感觉如此对待继子太过分,心有不忍,又开始给予它们些关照,以不至于拉得太远。我从不捣鬼,绝不利用软件外挂。我只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认真操作,风雨无阻,持之以恒,至今已八载有余。

有不靠谱人士根据从小道上得来的数据进行了统计,说至今仍坚持经营QQ农场的网友已不足当初的百分之零点二。寂寞中,我成了异类,我的QQ农场成了奇葩——级别都是200多,“老大”到了250。

在校外补课的热潮中,我无端浪费着时间,且无任何经济收益,在许多聪明人看来,这不“二百五”吗?

我有些纠结。幸而记得一位叫罗素的西方哲人说过的一段话,才稍稍释怀。他说:“你能在浪费时间中获得乐趣,就不是浪费时间。”

要说获得的乐趣,现在想来,不过是在喧嚣中保持了一份宁静而已。然而这一过程中不曾有任何行为伤害到校里校外的任何人,且给人一个意外的启示:耐得寂寞,专心致志且持久地做一件事情,就有可能做到极致。人的一生中,能尽力做成一两件达到极致的事情,足矣。

因此,对我来说,“老大”的QQ农场升级至250,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;公元20171114日上午817分,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。

为在退休后不留或少留遗憾,我将弘扬我既往的“二百五”传统,努力做完那些仍未做完的事情——包括写完这篇感慨性的文字。

上一篇: 年终 下一篇: 老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