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•牛•虎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94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        酒,虽与风马之类并不相及,却与牛关系密切。一个怂人,灌上两碗黄汤,便可豪情万丈、慷慨激昂,尤其在酒桌上,他们湖吹海嗙、天下无双,其英雄气概何其牛也!此牛者,牛X之简称也。原本是一句不雅的骂人语,不知何时竟成了赞人的话,意思是厉害非凡。从语文修辞上来讲,这属于词类活用,是名词用作形容词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牛的关系,这酒与虎便也有了些瓜葛。因为醉酒的牛人天不怕、地不怕,何惧虎哉!据传,当年有个叫武松的牛人,醉酒之后不听劝阻,孤身一人登上景阳冈,因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而声名大振,被县衙聘为都头——相当于今天的县公安局局长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有人效仿、学习,醉酒之后牛气冲天,驾车上路,被查处时横鼻子竖眼,虎啦吧唧的,有甚者动手殴打警察,牛啊!结果呢,事与愿违——没做成都头,却进了局子。于是虎头蛇尾:酒醒后追悔莫及,耷拉着脑袋成了怂蛋。然而,比起那些没有后悔机会的醉驾牛人,这些怂蛋是走运的。
        现代医学研究表明:人在醉酒时,智商为二,情商为零。丧失了人之属性的醉酒牛人,实际上已经不是人,只是一头莽撞的牛了。
        然而,如果为此就简单地将醉汉比作莽撞的牛,则很有可能会引起牛的不满与抗议。因为成年的牛中亦有其佼佼者,知道趋利避害。它们会认为将牛与人类莽撞的成年醉汉相提并论,是辱没了整体牛群的情商与智商,与事实严重不符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,只有初生的牛犊是不怕虎的;不怕虎的原因是不知虎,而不知虎的牛犊则有性命之忧。因而,对于初生之牛犊,牛爸牛妈负有保护牛犊不被吃掉的职责,也负有教育牛犊躲避老虎的义务。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,曾是我们人类提倡的牛人气概。聪明的牛不做这种傻事。在它们看来,人类自己找死,牛有什么办法。
        尽管我们崇拜武松,但他酒后打虎之行为,并不值得称道。实事求是地讲,我们只提一根哨棒是干不过虎的。武松打虎的故事,并不具有普遍意义。事实上,自古以来,醉酒后成事者不足,败事者有余。
        作为人之常情,除了赴刑场,其它场合都无需酒后去做。非为取义而必死之事,何必舍生。生命是宝贵的,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,很难尊重他人的生命。
        因而,作为社会中的一员,我们都应心中有虎,比如视规则如虎,怀一颗敬畏之心:醉酒后,我们不去驾车,也不随便去景阳冈……
       当然,如今的景阳冈上游人如织,已无老虎踪迹,且打虎行为已属违法——虎为国家级珍稀类保护动物。法律明确规定:醉酒后的所有违法行为,一点都不影响定罪量刑。
        初生的牛犊被虎吃掉令人惋惜,不怕虎的醉汉被法律惩处并不会让我们同情。因为匹夫之举,与勇敢无关,并非真正的牛人所为。
        真正的牛人,往往是不事声张的,比如莫言、屠呦呦,比如当年搞两弹一星的,比如当今在辽宁舰上做起降飞行的……而自以为是的所谓牛人,则往往是急需提高水平与素质的,比如中国男足,比如中国司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