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谈“垃圾生”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132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“垃圾生”并非完全等同于平日人们所说的“熊孩子”,他们是“熊孩子”中品行较为恶劣的那一部分。也就是说,“垃圾生”与“熊孩子”是有区别的。举例来说,有两个学生在校园内打架,正好有老师路过。其中一个正要动手,就被老师拉住了。另一个趁机出一拳,“沾光”后迅速跑掉了。被老师拉住的感觉吃亏了,转头向老师瞪起眼睛:“次奥,你妈逼……”此时,我们则可以说,跑掉的那位是“熊孩子”,向老师瞪眼睛的这位就是“垃圾生”。

“垃圾生”一点也不可爱,因而有人称他们为“三无产品”——无是非观念,无规则意识,无敬畏之心。他们以自我为中心,容不得半点委屈,稍不如意便不计后果地恣意妄为。常常表现为故意破坏课堂秩序,且不服管教,顶撞、辱骂甚至殴打老师……忍耐性不足的老师时刻面临着极大的职业风险。

垃圾是污染环境的。想当年,为了管教这类“垃圾生”,国家曾设立过专门的矫治机构——工读学校。工读学校配备有专门的人员与器械,其招生方式也比较独特。那时只要学校认为某某同学是“垃圾生”,一经查实,派出所便可来人把学生直接从学校带走。有时还在路边设伏,抓捕逃跑者,然后带到工读学校“读书”。当时的学生家长一般不护犊子,也没有现在家长的法律意识,大多认为理应如此。

后来有人讲“人权”,国家又公布了《义务教育法》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》《教师职业道德》等等法律法规,还具体规定了工读学校“垃圾生”的入学手续:应当由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,或者原所在学校提出申请,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。

有人说,上述法律法规都含有保护“垃圾生”的内容。因为在现实生活中,极少有父母或监护人主动提出申请,他们甚至认为孩子顶撞老师是学生有个性,辱骂老师是口语表达好,殴打老师是动手能力强……在此氛围环境下,有哪个学校领导或老师敢提什么申请而惹是生非!

从此,工读学校因招生困难而走向衰败,不知道我们山东省现在是否还存有工读学校?前几年听说北京还有几所,当时还勉强维持,不知今日还在否?也还从未看到有人主动提出送子女去工读学校。记得前年10月下旬,湖南邵东三个未成年学生合伙杀害了老师,据说已被强制去了某一工读学校,不知今日如何。

如今,大量的“垃圾生”不经选拔和甄别,由小学一股脑全部涌入初中,而初中仍属于义务教育阶段——不得辍学,不得留级,不得开除,不得体罚或变相体罚……且保证所有学生都能合格毕业!

然而,普通初中不是垃圾处理厂,没有配备专门的技术人员与相关器械,而“变废为宝”绝不是件轻松的事情。让所有“垃圾生”混迹于正常学生之间,把课堂搞得乌烟瘴气,耗费着大量的学校教育资源,耗费着班主任老师大量的时间与精力,这对于那些正常学生及其家长实在不公平!

但很无奈,只能敬告那些“垃圾生”身后的家长们:如今的法制社会,靠当年豪横手段曾暴富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;如果现在不对自己的子女进行正确的家庭教育,又拒绝配合老师进行的学校教育,将来走出校门的一切渣男、渣女,终将受到狠狠的社会教育!

 

 

上一篇: 无题二首 下一篇: 孟夏抒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