驳《有明星靠炒作家丑扩大社会影响令人不齿》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145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2016814日凌晨,王宝强微博发布离婚声明,称妻子马蓉与经纪人存在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,故决定解除与马蓉的婚姻关系。于是,王宝强起诉马蓉离婚;马蓉不甘示弱,起诉王宝强名誉侵权。此事后来被网友戏称为“宝马案”。

我对演艺界、娱乐圈中的此类事件历来不感兴趣,当时又正值里约奥运会期间,因此,极少关注这起所谓“宝马案”。但如今看了《有明星靠炒作家丑扩大社会影响令人不齿》的新华社文章,却使我有了想法。尽管文章里没有指名道姓,但里面提到的“影视明星”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作者说:“作为影视明星,把家事当公事,拿炒作家丑来扩大社会影响,实在令人不齿。”说:“利用家丑来造影响的行为,真是毁人‘三观’。”又说:“沸沸扬扬的离婚事件,不过是为了公司利益而精心策划的一出闹剧。”还说:“广大网友其实是被利用了,无形当中成了有关推手的造利工具。”云云。

“宝马案”中,离婚不是家丑,出轨是家丑。人家马蓉已提起了名誉侵权诉讼,出轨之事还有待于法院的查证,因此,作者所言的“家丑”还未落实。

即使后来落实了妻子出轨的家丑,说丈夫炒作家丑,通过炒作家丑来扩大社会影响,作者除了主观臆测,有什么客观依据吗?还言之凿凿,说人家“这是为了公司利益而精心策划的一出闹剧”,这是典型的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,此行为才真的令人不齿。

作者举例:“又是微博发布,又是在新片发布会上大讲此事。如果这也算炒作,那么,这种炒作有什么问题吗?能随便给人扣上毁“三观”的帽子吗?。

从王宝强所从事的职业角度讲,甚至可以说炒作应该属于他的业务范围,一种赢利模式。把坏事变成好事,顺便炒作一下,补偿一下损失,也不失为一种公司的经营策略。“带火了其执导的影片,使其未映先火”,有何不可?

我们可以设想,假如当初王宝强不主动发声,而是选择静悄悄低调处理,结果会如何?以王宝强在演艺界、娱乐圈的影响与地位,能隐瞒的了吗?社会媒体——尤其那些被简称为“娱记”的人能消停吗?定是八卦文章走天下,谣言种种满天飞。

娱记们的职业特点决定了他们的作为:不炒作王宝强家丑之类就是失职;让他们报道里约奥运会、神州十一号发射或让他们谈菲律宾总统访华的意义,属于不务正业。

当然,娱记们也不得恣意妄为,如果当初是他们曝光马蓉与经纪人的丑事,还真侵犯人家的隐私权了。然而,王宝强不是娱记,作为丈夫的他自曝家丑,只要属实,就是维权。

也许按照较高的道德标准衡量,王宝强的维权方法确有瑕疵,但作为一个男人,我理解他的愤怒:男人在许多方面应该包容女人,但不包括“出轨”及“出轨”后的理直气壮。

至于围观的网友,大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。“宝马案”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现实生活。他们是“宝马案”的消费者,谈不上什么“被利用”,也并非什么“有关推手的造利工具”。

然而,如果有人用一些臆测的东西影射王宝强来扩大社会影响,还真令人不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