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漠玫瑰·郭傻子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214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台湾知名作家龙应台女士在一次演讲中提到了下列一个故事:

把一团枯干的草,浸泡在一只注满了清水的大玻璃碗里。然后,她与两个孩子每天都前来观看其变化。发现这团枯草由中心向边缘慢慢舒展,渐渐丰满,且渐渐变绿。到第八天的时候,刚好一个邻居也跟随前去观看。龙女士和孩子们看到的是一朵尽情开放的浓绿的“沙漠玫瑰”!快乐极了,因而疯狂地大叫起来。这个邻居在旁边很奇怪地说:不就一把杂草,你们干吗呀?龙女士立刻愣住了!

是啊,静下心来细想,这邻居的理解也并非毫无道理。这里所说的“沙漠玫瑰”,其实是一种叫“复活草”的地衣类植物,并非真正的“沙漠玫瑰”。真正的“沙漠玫瑰”原产非洲的肯尼亚、坦桑尼亚,因生长在沙漠边缘且红如玫瑰而得名。在我们中国大陆,又名天宝花、小夹竹桃。它是多年生肉质植物,高者近两米,绿叶红花,艳丽非凡。与之相比,地衣类的“复活草”可不就是“一把杂草”嘛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

然而,在这里,龙女士和孩子们就制造了一个快乐。生命是无价的,他们目睹一团枯草死而复生的全过程,就如同在观看一场惊世骇俗的演出,美得惊天动地。

可惜,旁边的那位邻居没有参与这一过程,只是看到了一个孤立的结果,因而就很难理解由此产生的快乐,当然也就无缘分享这一快乐。

追求并享受快乐是人类的本能。现在的问题是:在一个忙碌喧嚣的浮躁氛围中如何制造快乐!

忽然想起央视的一个公益广告:“有人说我是郭傻子,问我做这么多事情图个啥。我说:帮助别人,快乐自己!”说这话的人叫郭明义。他捐款、献血、做义工,几十年来乐此不疲,因而有人称他是“郭傻子”。

然而,生活经验及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,帮助别人与被人帮助的感觉是不同的。一般说来,一个能制造快乐的人,比如能在“帮助别人”的过程中“快乐自己”的人,比如能帮助别人实现快乐而分享其快乐的人,不可能是傻子。郭明义就说:“傻不傻,其实人们心里都有一杆秤。

“帮助别人,快乐自己!”似乎也算不上多高的境界——帮助别人,是为了快乐自己;为了快乐自己,就去帮助别人。但“帮助别人”与“快乐自己”相辅相成,是我们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。从公共利益上来讲,帮助别人的行为要比闲来无事观看一团枯草的复活有意义得多:这是一种美德。

那些说郭明义是傻子的人,其自身素质往往不及那位观看“沙漠玫瑰”的邻居——人家只是感到奇怪,问:你们干吗呀?并没有口无遮拦地判断说“你们有病啊”之类。

更有甚者,说郭明义是“装”。这就有些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的嫌疑了。要知道,“装”的过程是很累人的,难有快乐可言。谁若不信,就挑“捐款、献血、做义工”其中一样“装”起来试一试,看你能坚持多久!

如果不是事件的亲历者,我们感到奇怪时可以问:你们干吗呀?但不要轻易给人做评价,说人家“傻”,说人家“ 装”。 否则,对人、对己、对社会,都有害无益。

 在我的心目中,郭傻子就是一朵四季常开的真正的“沙漠玫瑰”,非凡艳丽,艳丽非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