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在深山不安宁--------游云翠山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123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P70429-114248-02.jpg

处在深山不安宁--------游云翠山

今年的五月一日游的平阴云翠山,现在才写它,好像有许多的心结在里面。缘于游完了云翠山,在返回的大巴车上,猛然看到云翠山景区门口的解说牌,细看其中的文字,大为惊异,于是郁郁于心好久。

鄙人写文章,很多是“随性而为”,无论写景抒情杂乱拼凑其中,胡发写文字,用南怀瑾先生的说法,权当“放屁”。这样的“放屁”竟也有许多人喜欢看,有时,一篇文章的观看次数也在数千之多。因为在当下,敢于“放屁”人不是太多,敢于放“响屁”的人更是少之又少,能偷偷摸摸的放个“闷屁”也就不错了。

处于深山,多为“隐者”,修道也是“隐”,没有“隐”的境界难修正果。“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小隐隐于野”。郭德纲善于调侃,说,小隐隐于野,大隐隐于床。连床都成了“大隐”的最佳处所。难道真是奇葩?非也!现实中还真的有。

鄙人一直怀疑中国有真正的“隐者”,中国从来都没有真正的“隐者”。从《论语》中也可佐证。

“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:“凤兮凤兮!何德之衰?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已而!今之从政者殆而!”孔子下,欲与之言。趋而辟之,不得与之言。”---《论语·微子》

“长沮(jū)、桀溺耦而耕。孔子过之,使子路问津焉。长沮曰:“夫执舆者为谁?”子路曰:“为孔丘。”曰:“是鲁孔丘与?”曰:“是也。”曰:“是知津矣。”问于桀溺。桀溺曰:“子为谁?”曰:“为仲由。”曰:“是孔丘之徒与?”对曰:“然。”曰:“滔滔者天下皆是也,而谁以易之?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,岂若从辟世之士哉?”耰而不辍。子路行以告。夫子怃然曰:“鸟兽不可与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?天下有道,丘不与易也---《论语·微子》

楚狂接舆是隐者,也关心当时的时政,长沮桀溺是隐者,也有是非之观。

难道隐者就没有血光意外之灾吗?

其实,五月平阴的玫瑰花正值盛开,色香味俱佳,正是游玩的好时节。

一行的老年人,还有我这个“半老”之人爬云翠山还是有些余力,所谓“廉颇老矣,尚能饭”!

旅游大巴直接开进了云翠山的半山腰上,如果不是这段长长的车程,单纯爬上去,即使“强驴”也累的半死。

云翠山被一些网友评论为“被遗忘的地方”,因为来此游玩的人不是很多。

从景区门口爬到天柱峰,山路不是很陡峭,即使老弱病残,也可轻松的爬到天柱峰的脚下。云翠山,因每年秋季,山野苍翠,云雾缭绕而得名,现在初夏的季节天高云淡,炎热干燥,是看不到云雾的身影的。

天柱峰,是云翠山上最高点,海拔474.9米。山顶立一陡岩,长500余米,高30米,悬崖陡峭,真可谓"削成四方,壁立万仞"。又因它方形似印,又名"印峰"。当地人见它像民间盛油的竹篓,又称为"油篓寨"。明朝东阁大学士于慎行题名为"天柱峰",乃擎天一柱之意。从远处看,似茫茫云海中耸立着顶天立地的石柱。(此段摘自网络文字)

我看天柱峰,要说"削成四方,壁立万仞",有夸大的成分。就像门口的一小小的米粉店,挂着“天下第一粉”,一样。

我登上笔架峰的中间岩石,向四周眺望,远远的竟然能听到附近村庄传来的音乐之声。可惜,我听到的是哀乐。

从山上下来,我见到了闻名全国的南天观建筑群。道教全真龙门派创始人邱处机(号长春)曾修炼于此,其弟子在此筑观。主要建筑有玉皇阁、蓬莱仙院、凭虚阁、长春阁、真武观、三真观、戏楼、看台等。

我在一处院落里,看到一位“道长”模样的人,嘴里叼着香烟,站在神龛旁边,一边跪着两个虔诚的香客,“道长”从叼着香烟嘴里的缝隙里发出声音:“求佛佛应,求神神灵--------”在寺院的门口,一位穿道袍的女子在用煤气烧火做饭。

我没有笑他们,因为,我也和他们一样。

有谁和我们不一样呢?是丘处机似的人。年过七旬的丘处机西行三万五千里,面见成吉思汗“一言止杀”,有谁能为?即使能为,你一生之中能否见到像成吉思汗这样的人物?

在南天观的一处,我竟看到了“文化大革命”时候的印记,也佐证了在景区门口的忧虑。

在景区的门口牌上写道,南天观从古至今历经多次劫难,当然,也包括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。

难道你隐居深山就能安宁了吗?

 

 P70429-114626.jpg

P70429-121406.jpgP70429-121810.jpgP70429-121540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