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------教育思想杂谈

  • 评论:0
  • 浏览:421
  • RSS:0
文章类型:原创

t017a4a51d1b235faf2.jpg

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------教育思想杂谈

房地产的兴衰

说教育怎么会先谈房地产?《诗经》中有“兴”的写法,“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”。其实,教育与各行各业都有一些想通之处,教育应该从众多的行业中汲取智慧。济南市天桥区的一位教育局长曾经说过,“要跳出教育看教育”,倒也说出了一句非常科学的话。

在最近,济南的房地产的价格好像坐上了火箭,一个劲的往上窜。在我住的小区周围,年初还是8千多点的房子,现在涨到了1万多。一位网友评价一处房产说:“就这破地方,还卖一万二,穷疯了吧!”

就在大家都着急买房的时候,鄙人在悄悄的在变卖一处用不着的房产。我们的人就是奇怪,你房价越是下跌,越是没人买;房子上涨,反而是挤破了头的去抢。但是,鄙人认为,房价下跌,就在不久的将来,它在悄悄的向我们逼近。越是房价上涨的猛烈,离下跌就不远了。

人们总是担心房价的下跌会给社会和经济,给民生带了多少负面影响,于是一种矛盾的心理在中国的高层精英中纠结。几次的房价调控,都以失败告终。

我记得济南教育学院的一位教授说过,“该来的叫他来,该去的叫他去。”我很赞成这样的观点。对于那些没有生命力的东西,还可惜什么?丢掉算了!一个民族,背负的东西越多,越是无法走远。鄙人也喜欢读中国的传统文化思想,但对于一些糟粕的东西,是主张丢弃的。

对于房地产的泡沫,让它破掉算了!

在济南市天桥区大桥镇,有一位医德高尚的老医生刚刚去世。他曾经给人开过1元钱的感冒药,治好了病人。他的专长之一,就是治疗恶疮。据说,他一刀子下去,恶血四溅,病人感到胆寒,但是却医好了病。对于那些社会上,教育中,危害的恶疮,不妨“一刀子下去”割除了了事。

关于教育学习的趣事

鄙人经常调侃一些教育领导的学习经历,花个几万,几十万的外出学习,只学会了种花。回来之后,种种花,养养草,张贴几张宣传画,算是学习的成绩了。更有甚者,连这个都没有。鄙人问,你都学到了什么?他答道,“我体验了坐高铁

资中筠先生有一次谈外出学习,她说,不是所有的学习都是去现场看的,通过一些资料文献,一些理论书籍,同样能学到东西。我们经常提到的一些教育中先进典型,我们有几个能学到精髓了?很多人感叹,“不可复制”。如果你是去“复制”,就大错特错了!任何的教育经验,都是不能复制的。

鄙人提到“唐僧取经”的故事,唐僧能取到真经,是因为他本人就是一位高僧,如果一个平庸的僧人,怎么会取到真经呢?要取到教育的真经,这个教育者本人就是一位教育实践与研究的高手。

对于那些“不能取到真经”的人,还是不要让他们去了,浪费教育培训费,你不觉得愧疚吗?

“联纵”与“联横”的遐想

现在提倡教育的均衡发展,于是产生了教育的“联纵”与“联横”。所谓的“联纵”,就是教育的优质资源与教育的弱势资源的联合,教育的优势资源对弱势资源的帮扶与领导。比如,济南市天桥区的几处优质市区学校,与乡村学校结成“教育共同体”。所谓的“联横”,就是具有相近水平的学校结成的教育联盟。比如,有些地区的农村小学结成的一些“佳禾联盟”(怎么像是化肥联盟哪?微笑)

农村村民对于“教育共同体”的建设给予高度评价与认可,他们以所依附的“名校”为荣。比如,村民对大桥镇第一小学的称谓是“济南明湖小学”,而不是大桥镇第一小学,说明他们把大桥镇第一小学在济南市明湖小学的领导下,感到荣幸。

无论是“联纵”与“联横”,首先,教育领导,要有“联纵”与“联横”的意识,要从意识上提高重视。

前一段时间,农村小学的联盟学校参加一个“拓展体验活动”。有“好事者”发现了一个现象,凡是有教育领导多的队,常常在两队对抗中失败,而那些纯粹由教师组成的游戏队伍反而能取胜。这是为何?虽然是游戏,当然,也只能是游戏,或许不能说明什么。但鄙人不禁追问:“你有联盟的意识吗?”

那些原先的、在人们头脑总固化的东西,是应该丢掉了。

还要不停的折腾吗?

鄙人曾经参加了多次这样的会议,从乡村花几小时到会议地点,领导讲了几分钟的话,会议结束,我们耽误了半天的时间。这样的会议有必要吗?

这不叫会议,这叫折腾人。

鄙人曾经参加了一些教育研究活动,对教研的效果产生一点质疑。质疑的方面,主要针对是否“有效”。鄙人发现,我们的很多研究机构,提出的目标是“求实,求新,求效”。能否做到“实”呢?“实”就是要符合教育的实际情况,包括教育的师资情况和被教育者的情况,脱离了,忽略了这些情况,去“求新”,就不会有效果。

鄙人曾经反问,有些课程为什么不能两节课连上?比如,在农村小学,缺少美术器材管理员,美术老师自己准备器材,一节根本不能展开,为什么不能两节美术课连上,让学生得到充足的绘画时间?

同样,科学课,在一节课不能充分展开实验的情况下,为什么不能两节科学课连上?学习的效果才是重要的,要那些花架子干什么?

没用的花架子,必须丢掉。

鄙人对一些教育领导的看法是,有点“花心”,朝三暮四,水性杨花,对教育理念不能一以贯之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经常变,怎么树人?教育必须有一些固有不变的东西,必须有长期坚守的东西。魏书生老师总是说,不要折腾,但是我们的很多老师就是喜欢折腾,看似是“新”,其实是原地打转 。

有一位中央级的高级教育学者,对山东教师的评价,认为多是些“经验型名师”,而缺少开拓性的理论创新型的教师。其实是说我们是“土老帽”,这一方面指出了我们的缺点,也为我们指明了以后发展的方向。

要真的实现教育的创新,就要丢掉一些东西。

以上纯属个人观点,欢迎评价。